侨界骄子 首页>>侨界风采>>侨界骄子

海归院士的赤子心

2016-09-28

  海归院士的赤子心

  ——记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中国侨联副主席、中国科技大学校长万立骏院士

  “回国15年,国家给予我的荣誉和肯定远远比我付出的要多,有时自己感到心里不安,唯有加倍努力,才是对祖国和对党的最好回报。”

  ——万立骏

  永远保持着谦和的微笑,睿智而儒雅,这就是万立骏院士。作为科学家,他在自己的研究领域取得了瞩目的成就;作为中国侨联副主席、中科院侨联主席,他尽职履责,为侨联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在学生们眼中,他又是一位体贴、宽容却一丝不苟的指路人。2012年,他成功当选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2014年5月,他荣获首届北京华侨华人“京华奖”。在接受采访时,他一如既往地谦虚,一再说,与其他科学家、获奖者们相比,自己其实很平凡:“这不是属于我个人的荣誉,而是整个归侨和归侨科技工作者的荣誉。对于我本人来说,获奖更多的是一种鼓励和鞭策。”

  2015年3月,他履职中国科技大学校长。在新的岗位上,他更加勤勉、严谨。他以海归院士的一颗赤子之心,为实现伟大中国梦,默默地在自己的岗位上积极奉献。

  好一位科研强人

  万立骏的主要研究领域是电化学扫描隧道显微技术(简称STM)和纳米材料科学。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电化学扫描隧道显微技术”还是个遥远而陌生的术语。

  “物质世界是由原子和分子组成的。研究原子和分子,直接‘看到’原子分子,是科学家们的梦想。了解了原子和分子的行为之后,我们才能想办法改进和创造新的具有特殊功能的材料。而电化学扫描隧道显微技术可以在溶液的环境下,比如电池充电放电的过程中,原位观测到原子和分子的运动和反应。除了观测之外,这项技术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可以进行原子操纵,通过一定的方法将原子、分子进行移动、组合,进行人工‘化学反应’。”采访刚开始,万立骏便耐心通俗地向记者介绍起自己的研究课题。

  万立骏在纳米材料方面的研究,重点在于将电化学和纳米材料相结合,发展新能源材料,包括锂离子电池和燃料电池,并发展新型吸附材料,用于饮用水的处理等。

  迄今为止,他已在国际多个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300余篇,总引用次数达到近两万次,入选2014年和2015年论文高被引用科学家之列。作为主要课题负责人及首席科学家,他参与了国家“973”、中国科学院重大基础性研究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此外,他先后获得多项奖项:2000年曾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的支持,2002年被评为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优秀入选者,并荣获2001-2002年度中国化学会-德国BASF巴斯夫青年知识创新奖、中国分析测试协会一、二等奖等,2005年获北京市科学技术一等奖,2007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2009年获发展中国家科学院(TWAS)化学奖以及何梁何利科学技术奖等。此外,他还荣幸地被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和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并被选为英国皇家化学会“Fellow”、中国化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电化学会主任和SPM系列国际会议组委会委员等,另还担任国内外10余种学术期刊的顾问编委和编委,出任《中国科学·化学》主编和美国化学会志(JACS)副主编等职。这一长串成绩和荣誉,万立骏并没有过多地提及。他说,与很多同龄人相比,自己是幸运的,原因在于:“在人生道路上,我选择了科研这个方向,并且不怕吃苦,坚持走了下来。”

  风云初起,充实自我

  1957年,万立骏出生在辽宁省新金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高中毕业后,他回到农村,瘦弱的肩膀挑起了近200斤的担子,一走就是几公里,不到一年就被评为可以挣一等工分的社员。但在繁重的劳作之余,他渴求知识,仍然挤出时间来学习和提高自己。之后,他在乡村小学教过书,在新金县双塔公社做过几年报道员和广播站编辑,并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77年高考的恢复,给他带来了重大的人生转机。经过努力,他顺利地考入大连工学院(现大连理工大学)机械系金属材料与热处理专业。如今回头看,选择这个专业其实有很大的盲目性,他说道,“当时对自然科学了解很少,也不清楚这个专业是学什么的,只是当时理工科比较热。”在大学期间,万立骏成绩优良,还一直担任系学生会宣传部部长职务。

  1982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吉林省邮电工业总厂,成为工厂工具科热处理班的一名助理工程师。在工作中,他发现当时的热处理工艺有很多需要改进和完善的方面,就虚心地向工人师傅们请教,向书本求教,和技术人员切磋,充分利用在大学中所学到的知识,不断改进和完善材料热处理工艺,降低了废品率,当年便被评为厂里的先进工作者。

  工厂的条件比较简陋,没有食堂,只能到邻近的白求恩医科大学药厂食堂“蹭饭”。在厂里,虽然大学生寥寥无几,他仍不放松学习。为了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万立骏一人住在工厂的电话交换机房里。当时东北的冬天气温经常零下30多度,但下班后暖气就停止了供应,万立骏依然坚持学习到夜深,靠着两床厚厚的棉被和一台电炉子,度过寒冬。

  在工作之余,他一边学习专业技术,一边学习英语,写就了近百万字的读书笔记。他对于文学和文字也一如既往地热爱。当时,他手里有一本英文儿童读物,就利用业余时间将之译成中文,虽然并未出版发表,但这段经历一直留在他的回忆里:“那段时间,虽然生活艰苦,但有事情做,有奋斗方向,我还是觉得非常快乐的。”万立骏说道。

  1983年,《长春日报》向社会公开招聘记者和编辑,喜欢文字和宣传工作的万立骏大胆报名,并凭借深厚的文字功底被顺利录取。调离时,领导却舍不得他离开。省邮电管理局的领导得知后,将他调到局政治部组织宣传处工作,这里的工作环境比工厂大有改善。然而,万立骏始终没有放弃对自然科学研究的兴趣。

  之后,他考回母校攻读硕士研究生,师从我国著名的材料学家和晶体学家郭可信院士,从事透射电镜和材料表面离子镀膜技术的研究。1987年硕士毕业后,万立骏被分配到大连海运学院(现大连海事大学)材料工艺研究所担任讲师。

  在科技发展飞速发展的20世纪90年代,万立骏深感当时中国在诸多研究领域与国际高端水平的差距,于是想出国学习。当时,万立骏从事透射电镜研究材料微观结构已经七年,扫描隧道显微技术的出现,让他颇为激动。他认识到,这正是自己想要投入和挑战的一项新技术。

  漫漫他乡,艰难求学

  1992年,万立骏带着妻儿东渡日本仙台,在东北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开始了电化学和电化学扫描隧道显微技术的研究。

  初到异国他乡,面临诸多困难。由于是公派自费留学,没有公费支持,也没有奖学金,除了要学习专业,他还要在忙碌的学习研究之余打工,甚至在周末当搬运工来补贴家用。从材料学转到化学专业,也意味着要花比别人更多的时间来学习化学方面的理论和技术。过年时,日本人家家户户都在欢度节日,他却独自一人到实验室,在那里工作到深夜。在学业和生活的双重压力下,万立骏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坚韧和毅力坚持着,克服了语言、生活和专业方面的重重困难。

  经过三年努力,万立骏顺利获得了博士学位,进入日本科学技术振兴事业团(JST/ERATO)任研究员;随后作为客座教授,他在北海道大学触媒化学研究中心为表面分子化学大泽研究室建立了电化学STM研究小组;之后又调入东北大学任助理教授。

  在日本工作和生活多年,万立骏一直魂牵梦萦的是祖国,他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祖国的发展和变化。在异乡求学,他深切地感受到了当时中国某些科研领域同国际先进水平的巨大差距。每每参加一些大型国际学术会议,很少能看到中国人的身影。于是,回国发展,为祖国效力的念头愈加强烈。虽然当时在日本已经有了稳定工作,留下来或者去其他发达国家,也会有更好的发展空间和优越的生活条件,但他回国的决心非常坚定。

  1997年,中国科学院启动“百人计划”。当看到相关招聘启事时,他的心立刻被点燃了。1998年,他申请并通过“百人计划”答辩,翌年回到祖国,来到位于首都的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工作。

  回国初期,生活环境与国外相比有很大的落差。当时,每月的工资和补贴加起来也只有3000多元。万立骏夫人暂时还没有工作,儿子入学要他到学校“求情”,全家在北京落户也需要他到处奔走;化学所的周围还是泥土路,每到春天就刮起黄沙;全家住在42平米的旧宿舍里;科研条件也不尽人意,很多化学试剂和实验材料,甚至实验用的气体和水都达不到研究的要求。但是,实验室的领导和同事们给予了他很多帮助,实验室主任白春礼院士亲自挑选最好的办公家具为他装备实验室等,这些都让万立骏十分感动,找到了“家”的温暖。

  严谨之风,教书育人

  在同事和学生眼里,万立骏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他办公室的灯光,常常亮到晚上12点,带着学生通宵达旦地做实验更是常有的事。担任化学所所长后,行政管理事务也很繁忙,但是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会在实验室指导学生。2009年国庆节期间,由于连续工作几个晚上,导致眼底出血,他不得不去住院治疗。还有一次,他在走路时思考分子组装模型问题,不小心撞到栅栏门,被上面的铁筋划破头皮,去医院缝了七针。

  严谨,是万立骏长期工作养成的风格。对于科学研究,他不容半点敷衍,对数据准确性的要求近乎苛刻。学生每次提交给他的数据,他都会直接上仪器找到原始数据。实验结果哪怕出现一点不正常情况,他都会要求学生重新再做。他给学生修改文章同样如此,每一篇文章通常都要改上好几遍,从头到尾,从段落、句型,到表达方式、标点符号、结果分析,甚至参考文献引用都要改到他满意为止。

  而严格的背后,是生活上的悉心关爱和包容。除了在实验室和学生们并肩战斗外,和每个学生聊天、谈心,了解他们的家庭、生活、理想,也是他工作的重要部分。每当有学生生病住院,不管多忙,他都会抽时间去医院看望。甚至当有学生的情绪出现波动,他都会敏锐地察觉到,然后尽力帮助他们解决。用学生的话来说,“在万老师的团队里,总是感到源源不断的温暖,为此我们也更加觉得应该努力在研究中做出点成绩!”

  从2004年2月起,万立骏担任化学研究所所长达九年。作为中科院规模最大、人员最多的研究所之一,化学所有十余位“两院”院士,100多位研究员、600多名职工、千余名学生。在所里,他一直把人才队伍建设、提高科学研究水平和服务国家建设能力、创造所内的学术氛围和构建研究平台当作自己的重要职责。结合中科院“一三五”发展战略,他带领全所科研和管理人员,进一步凝练创新科技目标,深化体制机制改革,使化学所产生了风清气正、人人奋发向上的好局面。连续多年,化学所学术论文发表数量和论文引用位于全国独立科研机构之榜首,多项科研成果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

  目前,化学所已经与包括日本分子所、日本东京大学、日本东北大学、美国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德国马普所、福建物构所、大连化学所、苏州纳米所、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等国内外的高校和研究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开展了定期与不定期的学术交流会,各个实验室课题组与同行之间各种形式的交流合作也是非常丰富,频繁活跃。几乎每个实验室、每个课题组都有来自国内外的学生和业内同行进行长期或短期联合培养、学术交流。所里的两大品牌——分子科学论坛和分子科学前沿讲座,也让学生受益匪浅。

  对于年轻学子,他曾语重心长地说道,“在同学们即将扬帆起航之际,请你们牢记,你们的命运和科大、和祖国始终紧密相连。希望你们将来无论身处何地,从事何种职业,都要经常问自己一句:我为自己的祖国做了什么?”他本人正是秉承这一理念,胸怀一颗赤子之心,时刻不忘自己为祖国作了什么。

  万立骏认为,当年回国的选择是正确的,也是应该的,所以他至今无怨无悔。

  “回国十几年,国家给予我的荣誉和肯定远远比我付出的要多,有时自己感到心里不安,唯有加倍努力,才是对祖国和对党的最好回报,也是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应该承担的责任。我本人最大的收获是,作为一个中国人,能够为我们国家的发展建设尽绵薄之力,感到既幸福又快乐,也是作为中国人的自尊和人生价值的最好体现。”万立骏欣慰且自豪地说。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