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界文萃 首页>>侨界风采>>侨界文萃

与山河共勉 与日月昭昭----读《四世同堂》有感

2020-03-06 | 作者:田滢钰(侨眷)

  有这样一个城市,它曾被称为顺天府,在永乐盛世、仁宣之治中辉煌,歌舞升平地迎接着万国来朝;它也曾被称为京师,坐拥康乾盛世,经历过同治中兴。历史跌宕江山绵延,鸦片战争的爆发,丧权辱国条约的签订,革命派的奋起反击,学生运动的摇旗呐喊。一九一二年,国民政府的建立,清末帝的退位,昭示着往昔之神龛正逐渐破败。一九二八年,它又变了称谓,那个时候,它叫北平。

  你如果想了解北平,你要从它的一条胡同,又或是一户人家开始。小羊圈胡同,独门独户的祁家冠家、李家钱家,大杂院里租住的戏子小文夫妇、洋车夫小崔、“英国府”的摆台、耍“狮子”的棚匠。顶有风骨的文人,俗气至极的“西太后”,正直刚强的戏子,虚与委蛇的“先生”。

  在太平年月,北平有北平的花草,在战争的日子里,北平有北平的牺牲和死亡。如果说一万个人的死亡,是一个数字,那一个人的死亡,才是一个真切的悲剧。抗日战争很残酷,它会让妻子失去丈夫,会让父亲失去儿子,会让母亲失去女儿,会让青年失去心上人,会让少女失去纯真,会让很多很多很多平凡的人失去生命。也许这样的描述,会显得空洞,那么,抗日战争,让小崔太太失去了小崔,让钱诗人失去了仲石,让韵梅失去了妞子,让瑞全亲手杀死了招弟,招弟在战争中失去了生命,也永远失去了战前少女的纯真。

  战争的描述者若写不尽一整个北平的惨象,那便尽力把小羊圈胡同中几户人家的悲欢离合写满。在这里,有有心报国而被生活所累、忠与孝、国与家两难全的祁瑞宣;有旧时代的、中正平和的、慈祥善良的祁老人;有出身显赫、年少极尽繁华、稍长时家道中落的,末了在戏台上以身殉国的小文夫妇;有虚与委蛇唯利是图,在高官厚禄的诱惑中一点点丢掉原本人性中残存的善良的冠晓荷;有更狠辣更决绝,更看重金钱与权势的大赤包儿………

  衣着华贵高高在上的,住在几进几出的阔敞宅院里的新权贵,高谈阔论着“民族”与“共荣”,心中装尽是财与权,爱国主义的广博情怀在他们心中近乎没有分毫。而那身份鄙陋的,住在脏水污垢弥漫的大杂院里的“下人”与“戏子”,在危难时刻则愿意担起对国或家的责任。长兄尚在的,一腔热血奔赴战场;背负仇恨的,在地下战场鞠躬尽瘁;有儿女情长牵绊的,为了国家与民族亲手杀死了意中人;出身卑贱“唱玩艺儿”的,想着杀敌与收复“老家”辽宁;最最懒散温和的诗人,拿起了手榴弹放下了纸笔和诗酒花;老实敦厚的生意人自杀在护城河,护城河没有护住北平城,祁家也没有守住它的当家人。

  战争是生和死,是旧生命的终止是新生命的延续。惧怕得到的是国破家亡,期待能迎来万民安康。战争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往往是漫长而残酷的是血腥的,它要用士兵甚至平民的生死作为代价,决出胜负。在战争这个过程中,我们不知道结果,我们只能在黑夜里拼命的冲,拼命的努力,拼命的让我们,让我们的孩子,让我们孩子的孩子,让他们不至于成为亡国奴,让他们不至于被一个爱好屠杀和侵略的政权又或是民族统治。长夜漫漫,但我们终将迎来光明,光明下,你就能看清一切。是横尸遍野,是血流成河。我们在乎结果,我们极其在乎结果,因为我们害怕,我们害怕那些“饮冰十年难凉热血”的少年儿郎的牺牲没有换来万民的解放,我们害怕,我们害怕那些虚与委蛇唯利是图不屑于道义的人高高在上,害怕他们高高在上地发号施令,给人民带来更深重的痛苦。你如何知道,你如何知道妞子的死是黑暗最后地反扑最后遗存的罪孽;你如何辨别,你如何辨别光明将至之前那微弱的黎明与天黑之前最后几丝光芒的区别。你说那是黑暗的最后攻势,可那也许,那也许是黑暗下一次猛攻的起始号角。人民在战争中是绝望的,你看不到光,又或者是,你不敢相信你看到的那是天光,也许那只是一支将尽的烛火回光返照的微芒。群山回唱,山河与万民共殇,那壁厢觥筹交错纸醉金迷,这壁厢路有冻死骨无人添寒衣。我害怕入侵的豺狼得偿所愿,我害怕平静的山河破碎凌乱。

  战争是一个民族的痛苦,是历史上遮掩不掉的伤痕。不忘历史缅怀先烈。我们是从百万千万亿万英烈的流血牺牲中,从一次又一次的反侵略战争中,从多少生离多少死别中,走出的新中国。

  与山河共勉,与日月昭昭……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